•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《岳父》我心爱的老人

十六、孩子,这不是爱你的妈妈,敌人是妈妈的病

时间:2019-06-23 20:25:01   作者:不详   来源:来自网络   阅读:2559   评论:0
  “孩子,这事再也不能瞒你了,不过敞开之前,你可一定要明白,这不是爱你的妈妈,敌人是妈妈的病。”岳父几乎是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,低着头理了理思路,下了决心开始了以下的叙说。

  “自从我上海回来,你妈妈就开始对你起了猜忌。先是说你故意胡乱给她打针,甚至……,后来说你买菜买米多收了粮票和钱。再后来开始对你有了戒心,处处防备,怕你用药毒死她。她的推理是,我从上海带回来的布料,是你们(我和妻子)偷剪去了一半,现在送礼的当事人又要回来探亲,你们生怕漏馅,于是就起了杀心。你又是搞化学的,手上有毒品干这事很容易。”

  岳母可真能联想,确实当时我的厂里,什么样的化学品都有,就连“氰化钾”也是由我负责最终保管。平时我在讲述厂里的事情,不免会讲到这些。岳母便也自然的联系上了。

  我听着岳父的叙说,慢慢的觉得有点头晕,虽说岳父提前已经打了预防针,我本来也隐隐约约有点感觉,但如此的离奇我还是难以接受。我这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岳父要当着岳母的面收了我的奶箱钥匙,为什买药回来要把我堵在门外,还要装着我们不在同一时间回家,为什么岳母不跟我说话,岳父很少跟我说话,为什么妻子让我不要再来。一切因此迎刃而解了。我觉得手脚开始发麻,我的心由内而外一阵阵发凉。

  说真心话,为了岳母的病,将近四年了,我把所有的医生朋友都求遍了,我下班只要一听岳母要什么药,脚都不停就往外跑。我是真心的把她当作我的妈妈。我感激她跟岳父一样的关心我,在我与妻子的婚姻问题上,她跟岳父一样的确认不移,也回绝了一些人的介绍。但是,我还是受不了,实在是因为前期的感觉太好了。

  “我也不知道,我们去上海的那天,你是不是让妈妈不高兴了,她对你的改变,我觉得奇怪。”岳父似乎也想弄明白缘由。我把岳母跟我的叙说和我表示不信告诉了岳父,岳父对此的坦荡真的让我佩服。

  “孩子,你想想,我这一辈子就连蚂蚁大的事在文革时期都被翻了个底朝天,真要有这事他们(造反派)还不更感兴趣,还不拿来做文章。其实这也是妈妈的病态,她这病的时间也长了。”

  岳父沉思了许久,似乎咬了咬牙继续说:“上次B医生(岳父的老朋友)已经诊断妈妈得了“狂想型老年性精神分裂症”,我一直不愿意承认,更不愿意说,看来感情和愿望代替不了科学啊!”岳父叹了口气继续说:“这种病人,最主要的特征,就是会树立一个假想敌展开狂想,而且是她觉得跟谁接触最多,谁就最容易被设为假想敌。开始她的假想敌是我,所以天天跟我闹,自从转向你后就再也没跟我闹过。我是解脱了,可把你们套上了。”

  岳父尽管说说停停,但我觉得他自始至终处在一种十分冷静的状态下,能感觉到,所有的叙说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看来岳父早有准备,他知道这场谈话早晚是必然需要的。

  “原谅妈妈,好吗?这不是爱你的妈妈,敌人是妈妈的病。”岳父反反复复重复着这句话。看着岳父盯着我的脸,我慢慢的点点头,无奈的眼泪簌簌的掉下。岳父已经够苦了,这些天,他就是在这既要照顾岳母的病和情绪,又要小心翼翼的,尽量不让我们无缘无故的再受伤害。岳父是心力憔悴的走在钢丝上,我怎么忍心再让我最敬爱的岳父因我而担心呢。

  “好孩子!爸爸就知道你比XY(我妻子)懂事。”岳父终于又一次拉起我的手,轻轻的拍着,像哄着小孩子睡觉。“爸爸您自己该好好睡一睡了。”我心里这样想着,可我更愿意岳父这样拉着我,拍着我,这些天来的委屈一扫而去,我的心好安静。

标签:岳父  妈妈  岳母  假想敌  叙说  

可乐在线登录 - 好书与您共享!
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